从迢遥的榅桲-忆首旧东安市场的点滴

原标题:从迢遥的榅桲-忆首旧东安市场的点滴

忆昔父母活着之时,每逢年节,必邀三五亲信幼酌。酒由父亲负责,早在几个月前,他就最先亲自脱手,备料浸泡调剂。届时,桌上每位宾客眼前两只高脚杯。一杯斟茵陈酒,碧绿如翠。一杯斟玫瑰酒,红艳似宝石。菜肴则由母亲一手包办,少而且精。有清蒸狮子头,海米干丝,酿青蛤,豆衣丸子,蛋清蟹腿,炎水蛏汤……莫不受到益评。而获得一致喝彩,拍案叫绝的,却是一款极浅易的凉拌菜——榅桲白菜心。

在一只淡青色的大瓷盘中,盛满切成细丝的白菜心,淡淡的黄,嫩嫩的白,有如象牙美玉。然后,浇上一罐榅桲。那石榴红的浆汁,便蜿蜓流向菜心,而榅桲果则象一颗颗红玛瑙珠,散缀满盘。大盘四边,摆上一圈通过挑选个头最幼的南丰蜜桔的金黄色幼桔瓣。

这道菜制作浅易,清亮爽口。既有菜心的鲜美清香,又有榅桲浆汁的酸甜,而榅桲果的具体清冷,更是甘美脱俗。有人说,食其味不如闻其香,闻其香不如赏其形、不悦目其色。这道菜的味香俱佳,而玉白榴红添金黄,更具色彩秀气的形质。

榅桲是落叶灌木或乔木,长圆形的叶子,叶背生着很密的绒毛。开着淡色或白色的幼花,相等清雅。红色的果实,酸甜味美,且具有浓重的异香。

榅桲果颗粒较幼,象大樱桃差不多。经以前籽、添温、炒过之后,用熬益的糖汁、香料腌制而成。当时,用茶缸大幼的陶罐盛了卖,幼陶罐涂着深绿色的釉子,罐口封着油纸,还蒙上一片红纸黑字的“发票”。这并不是当代意义上的同一发货票,而是写着品名字号等字样的广告。这栽幼绿罐榅桲,果铺有卖,东安市场也有卖,吾总是陪母亲到东安市场去买。

这栽绿罐榅桲,绝不是炒红果,更不是红果罐头。炒红果是大路货,是用大山里红制成的,也是去籽、熬了砂糖腌制。但这大山里红较为粗糙,颗大,皮厚、肉多,籽多,淀粉也多。从品栽品质上,与榅桲不能同日而语。然而,用山里红制成的金糕,则是山楂成品中的佼佼者。

睁开全文

金糕,也称山楂糕。北京前门表鲜鱼口南孝顺胡同,有一家老字号“金糕张”,他家的金糕,最富盛名。选上益的山楂,煮后用细箩几经筛滤,澄出细沙,添上糖汁、香料、桂花、琼脂,制成半冻状的优柔食品。色泽红艳,状如凝脂,半透明,成块销售,买回去后,切成幼块,用牙签戳首吃。酸甜鲜柔沙口,有降血脂、柔化血管的功能。东安市场也有销售。

至于等而下之的山楂成品,当时还有很多。过年时,平民平民,多给幼孩子买一栽廉价的干果幼食品,叫做“杂拌儿”,用花生粘、瓜条、青梅、桃脯干、杏干等杂沓拌在一首,这当中还有金糕条。这金糕条与上述金糕,真是云泥之别。它不知要硬多少倍,吃时,如咬牛筋,粘牙,酸。

山楂成品的下脚料,能够熬成一锅糊涂浆子,在幼巷的糖车上卖,叫糊涂膏。极益处,只有幼孩子才会买,就是这栽糊涂膏,竟然洗心革面在八九十年代出尽风头。照样山里红,添上胡萝卜,弄成浆糊糊的东西,装罐上市,比以前糖车上身价百倍,味道口感却相差无几,此乃“果茶”是也。

山楂下脚料,还能做成厚纸卷状的“果丹皮”,极粗劣。做糊涂膏、果丹皮之后,还会剩下些汤汤水水,早已淡而无聊,但是还有一点酸头,幼贩们真是无所不尽其极,他们把这些汤汤水水,冻成薄冰,切成片状,用纸包了,叫做“冰板”,摆在幼摊上,卖一个幼铜子一块。大冬天的,幼至交们吃这玩意,会不会肚子痛,那是幼贩们不遑顾及的。逆正至此,山楂可算是物尽其用了。

现在,吾们炎切愿看传统食品原汁原味地传承下来,但优质的东西如凤毛麟角,而那果丹皮却仍在郊区食品店里发扬光大着。这玩艺照样那么粗劣,而且还把每个买它的幼至交的幼手指给染得通红。

近来,某些山楂红果成品又上“黑榜”,相关部分测出其“胭脂红”(致癌物)超标,它们已乖乖地从货架上下来。

忆首值得杯念的榅桲、金糕,也就忆首值得怀念的六七十年前的东安市场。它的旧貌,当今之士,恐怕早已淡忘,或者干脆就不清新它是什么模样。

旧时东安市场的气氛、情怀,对谁来说都是去事如烟。

它的历史沿革,它的商家店铺,乃至撂地摊打把式卖艺的,都有说不完的五味俱全的故事,够写一部大书。一篇短文那里写得清写得全?何况吾当时照样一个不谙世事的少年,能清新多少,但也还有从幼我视角留下的点滴回忆。

六七十年前,旧东安市场林立的商家店铺,各栽货摊紧厉密密的排列着,同一笼罩在高高的大铅铁顶棚的下面。 固然拥挤,但熙攘亲昵。每个旧书摊,都是长长的一溜,有古今旧书,有过期杂志,现在你想找一本以前的《369画报》、《立言画刊》可不是易事,反馈中心但当时,这些旧刊物一捆一捆的在那里门可罗雀。书法、画摊也很萧索,但永葆古朴书香。固然市场采光很差,但每个摊点店铺幼周围内永久是灯火通亮。就是销售榅桲的那些鲜果摊子,在明亮的“电石灯”的照耀下,各栽水果鲜香扑鼻,到了端午节,鲜红的樱桃,白嫩的桑椹,在绿叶子上堆成了一座座幼山,各色糖葫芦,比外面卖的邃密得多,山里红的,桔子的,黑枣的,海棠的,荸荠的,山药的,葡萄的,五光十色。最讲究的要属果仁山里红的。选大颗山里红,剖成两半,去籽,在两半中心充填豆馅或枣泥。再嵌上瓜子仁、花生仁、核桃仁。这栽糖葫芦每串一尺多长。蘸的冰糖汁极浓,一壁形成糖汁凝结成的幼镜面,在灯下闪着琥珀色光,熠熠生辉。自然价格也比外面高几倍。幼工艺品的铺子里,红绒花最醒目,有红寿字、喜字,盘肠龙凤;而五彩绢花,亮星闪耀,极为绚丽。孩子们喜欢的,则是用蝉蜕等“猴料”做成的各色亦人亦猴的艺术品,那些生动的幼毛猴“扮”成人形,有的引车卖浆,有的挑担打鼓,有的拉洋车,有的推水车,莫不跃然纸上,极有情趣。料器动物,更具神彩,有的通体透明,有的五光十色,一条大龙,四条幼龙;一头大象,四头幼象;一头大猪,四头幼猪;还有龙凤仙鹤,备极雅致。五走八作中成为一走的绒鸟走,制出的彩色绒鸟飞禽,形式极多,黄雀苍鹰,孔雀凤凰,红靛颏,蓝靛颏美不胜收。

市场原谅万紫千红,也兼备质朴古风,著名中表的西鹤年堂国药老店,象个郑重的老人,毫不张扬,大玻璃厨窗里,金光闪闪的铜质大象,伸出雪白的象牙,极为扎实地站在那里,使人觉得这世界的迂腐与安详。

固然迂腐,却不沉寂。撂地摊者武艺不高,但给人挑神,而一家幼幼的弯艺厅里却是名角济济,看客满堂。吾在那幼弯艺厅里,听过高德明、绪德贵的相声,听过赵英颇的《聊斋》和金万昌的梅花大豉,一弯“幼燕飞,南北知冷炎……”听多无不被这位老人唱得神摄心驰。

当时,在东安市场,已是土洋并举,新老共存了。吉士林餐厅,洋气统统,华灯闪耀,喜挥刀叉的食客盈门。而润明楼老饭庄仍岿然挺直,酒气氤氲,香生四座。老华胜老字号国产的传统布鞋,历来经久不衰,而后首之洋秀“巴佳”皮鞋店的高跟鞋,早已引得仕女如云。

老的新的,挤在一首。中的洋的,挤在一首。狭隘中有繁华,倾轧里见本领。拥挤产生了巧妙,褊狭拓展了空间,幼地方能自吾展现,缝隙中让你驻足。“繁华斋糕点铺”就做得极为智慧。这边店面褊狭,“进伸”、“面宽”均极不能。你在进门前连仰头看清上面的字号匾额都不能够。拉开玻璃门,劈头劈脸就斜对楼梯,你须斜跨以前,只两三步就到了食品柜台之前,但是,你却发现,玻璃柜台旁的墙角,挂一壁长方形巨镜,镜内映出“繁华斋糕点铺”红底黑字的大字楷书,恭正醒现在,极为时兴。原本,这大字是逆写在楼梯背面短墙上的,人们无不赞许设计者的智慧,表彰逆书恭楷的笔力。

从楼梯上去,便到了冷饮厅。这边的冷饮与吉士林餐厅齐名。有各色优质的冰淇淋,有奶油栗子粉,葡萄汁、华贵的奶油水果“恋人梦”,均价格不菲。自然,也有叫人上当的廉价品,如“刨冰”。把一幼块人工冰刨削成碎屑,盛在杯里,浇上一点果汁,吃首来,与儿时跑到城表冰窖里捡拾碎冰咬嚼,感觉差不多。

现在,奶油栗子粉是久违半个多世纪了,而“刨冰”却跨入到本世纪中来,且更添远大。凡是幼孩子能买到冷食的地方,就能够买到。照样那冰块变的碎屑,照样红色绿色的果汁。它现在的芳名是“冰霜”。

还说旧时在东安市场,西服革履高跟鞋,油头粉面红蔻丹,光顾着繁华斋和吉士林,而纺绸大褂千层底礼服呢鞋,却喜欢去老字号“丰盛公”。

“丰盛公”是一家迂腐的奶酪铺,在东安市场一个稳定的角落里,孤单得像一个鳏居的老头。店面破旧昏黑,桌椅都是深色的。其所售奶酪,乃是独一无二的国产传统的高级冷食。很多只蓝花幼瓷碗,盛着这栽半流体,都冰镇在中国老式冰箱中。它固然冰冷沁心,却不像洋冷饮那样咋牙或者把舌头冻麻,极其微弱,奶香桂香,深深的甘甜,相通只有听着古琴演奏,才能品出那芬芳如醴的美味。品尝过奶酪,人们还会买一包甘甜的酪干带回去。

“丰盛公”,人们早把你忘光了。

“东来顺”浓重的涮羊肉香气随风飘散了。

祥瑞戏院门前隐约可闻的锣鼓声远去了。

统统都占有在高楼大厦内里了,是的,高楼大厦,高楼大厦。

哦,吾迢遥的榅桲呵!

posted on 2020-02-18  作者:admin  阅读量:

栏目导航

Powered by 电白径绮园林绿化有限公司 @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

Copyright 365建站 © 2013-2018 版权所有